Smoovlatte

白可可Baicoco:

大猫组的机场战对话我一直想吐槽来着,陛下你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猫耳装追着巴基挠,他能不跑吗,换成任何人都会跑的好吗?

『宗凛』慢性致死(ABO)20

さいが あい Saiga Ai:

注意周围。




——————————




20.A Complete Mark①




走到一棵树的旁边后,松冈凛几乎是浑身脱力地靠在了树干上。




他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才穿过人流的缝隙,挤到了这个位于桥下的相对比较偏僻的角落。他站着吹了会儿桥下的凉风,额头上汗珠的密度却是有增无减。




他低下头看向身上穿着的这件浴衣,某个位置已经被隐隐约约地撑起来了。他甚至还能察觉到双瑴腿之间的黏瑴腻,为此他只好夹瑴紧大瑴腿,让那些液瑴体至多只囤积在腿沟处,而不至于沿着大瑴腿内瑴侧流下去。




「呼……」




这个时候烟火声依然响亮,喘息声只有被淹没在这种背景下的命运。然而这也不能改变什么。每与外界交换一次肺部的空气,松冈凛就觉得身瑴体里又有什么东西漏出去了,而他又获取不了有效的填充,入不敷出的后果只能是让他的体力挥霍得越来越多。




「可恶……!」




即使是抱着发瑴泄的心态挥拳砸向树干,真正砸墙后也变得像对空气挥拳一样,绵瑴软无力。松冈凛仍然不死心地朝着桥上张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见不到一丝那个人经过的痕迹。




他找不到山崎宗介,不如说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找。




松冈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在遇到山崎宗介前,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窘况。但他总是有办法解决问题。现在和山崎宗介交往了,想着能有人帮他分担从前他一直都是独自承担的一切,警惕性就在不知不觉间降低了,所以现在,他才会变得这么难堪。




可是他并不想埋怨山崎宗介。




他现在只想快点看到他。




——要是已经被宗介完全标记了就好了。




松冈凛的脑子里浮现出了这个念头,旋即它以可怕的速度开始膨瑴胀。




如果他已经被完全标记,那么像这种在拥挤的人群中走散的状况,他就不会对之束手无策了。他大可以在人群中搜寻,去找那股熟悉的味道。因为彼此的信息素有着交融重合的部分,所以他对山崎宗介的信息素的嗅觉会异常敏锐,不用花费多少力气,便可锁定对方的所在地。同样,山崎宗介也能轻轻瑴松松地就找到他。




但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与山崎宗介之间,根本就不曾建立起过这种联瑴系……




「凛!」




「宗……宗介?」




用再多的语言,也形容不出听觉神瑴经突破烟火响声的重围,摄住满是焦急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的刹那,转头确认过后,感觉更加强烈。




「你发瑴情了?」




一靠近就被omega的信息素团团包住,山崎宗介很容易就得出了结论。




「对,发瑴情了,所以我才会躲到这种地方。」在山崎宗介面前,松冈凛总算可以放下心,闭上眼睛休息几秒,「说起来,宗介,你刚才……去了哪里?」




「我刚才一直在找你啊。你往前走的时候我一直在喊你,但你好像太过专注,烟火的声音又太大,我的声音你完全听不见。等我也挤到了人流的前方,你已经不在视线范围内了。我想你一旦发现了我们走散,应该就不会再跟着别人走,而是马上回到旅馆这种我们可以很方便地碰头的地方。不过你也有可能暂时先到人少的地方去避一避,毕竟要逆着大多数人的方向挤出去,是相当的困难。于是我就挤了出来,到处找你,还好现在找到了。」




「太好了……」




「嗯,不过凛,既然你正在发瑴情,那我们最好还是赶快回到旅馆,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又没有抑制剂。」




「不……」




「别任性了,凛!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想留下来看烟火吗?不是只有鸟取会举办烟火大瑴会,也不是只有今天这个日子才会举办烟火大瑴会,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很多地方看烟火大瑴会的!」




「谁告诉你……我是在说我不想回旅馆……」




松冈凛以两只强打力气的手,攀上山崎宗介的胳膊,一张极富煽情意味的脸,凑近到了快要逼停山崎宗介的呼吸的地方。




「我的意思是,我不打算依靠抑制剂,度过这次发瑴情期……宗介,我想被你标记……完完全全地,被你标记……」




这下可好,不只是呼吸,山崎宗介觉得他的心跳也要停摆了。




「凛,你现在不清瑴醒,先别慌着做决定。」




「不清瑴醒?什么啊……明明就是,『不,我清瑴醒得很』!」




察觉到山崎宗介好像不怎么相信他说的话,松冈凛懒得解释,用自己的一只手直接拽过山崎宗介的一只手,贴上衣缝,然后松开,让那只手在重力作用下,自然而然滑瑴入瑴浴衣内部。接着他又举起另一只手,托住眼前这张惊愕到不行的脸,稍微往下按了点,偏过一个角度吻上去。




冲击在此刻达到了最为剧烈的程度,以至于山崎宗介完全来不及闭眼,就这样愣愣地看着松冈凛凑了过来,示意性地咬过嘴唇后便探瑴入更深的地带,让彼此的舌瑴尖相触。因为身瑴体不可避免的扭瑴动,山崎宗介被拽过去的那只手,也就顺势在腰部、腿部甚至是臀瑴部上游瑴移。这对松冈凛而言固然是一种刺瑴激,至于山崎宗介,也未必能够岿然不动。他睁着眼睛,看着红瑴润的舌瑴头从锐利的鲨鱼牙间吐出来,颤瑴抖着努力迎合舌与舌的搅动,低垂的眼睫毛上沾满了湿气。




松冈凛在求瑴欢,是他主动地在向自己求瑴欢。




这是一个令山崎宗介体瑴内主导性别意识的因子兴瑴奋,继而活跃起来的事实。在alpha与omega的情瑴侣之间,多数时候alpha都扮演着一个公式化的侵略者的角色,仿佛征服了omega他们就能得到快瑴感,其实不然。比起反瑴抗与征服,omega的主动邀请更具让alpha身心愉悦的能力。




「……宗介。」




距离拉开,是在气息快要喘不上来之时。松冈凛仰着头,眼中的红是如此的明亮,把所有映射而入的烟火光辉通通踩在了脚下。




「我的意识没有混乱,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所以我刚才的请求,是没有掺入任何会让我打退堂鼓的成分的。我想被你完全地标记,这样的话,就算是在人群中分散了,我也可以借着信息素的吸引,不用过分焦虑就找到你。像刚刚那种的找不到你的感觉,我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想,再体会到了!」




说到最后,松冈凛已经控瑴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头埋在了山崎宗介的胸口上。在这个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他的每一丝动静,都能精准无误地敲击在山崎宗介的心里。




他其实也一样,看不见松冈凛的踪影,那股不安的火焰瞬间就烧了起来,不可熄灭。在一路找到桥下的这棵树前,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了某件事而后悔不已。平时太过疏忽大意,到了紧急关头,除了地毯式的寻找,他竟然拿不出一点别的办法去找松冈凛。




松冈凛不想在他面前这么失败,他也不想再在松冈凛脱离他的视野后,那么的焦头烂额了。




「凛,你听好,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么我也不会再对你所说的话持有怀疑。」




山崎宗介扶住松冈凛的肩膀,一字一句郑重地说道。




「但是这里太不方便了,我们最好尽快回旅馆去。」




「嗯……」




把流窜的烟火远远地抛在身后的高空中,两个人抄桥下这条安静的小路,快步走回了旅馆。




「好了。」




一声「咔嗒」标志着门已被锁好,山崎宗介松了口气,转身往回走。他的心才放下不久,就又提到了嗓子眼:在他走到榻榻米旁边时,躺着休息的松冈凛突然抬起脚,绊了一下他的小瑴腿,让来不及站稳的他整个人朝着下面扑了过去。




「太慢了。」




松冈凛的眼角带着三分不同寻常的光彩,映入伏瑴在他的身瑴体上方的山崎宗介眼里,浸出一片暧昧的笑意。




「用脚绊我可是很危险的举动哦。」




「危险?哪方面的?」




「各种方面。」




话音稍落,山崎宗介低下头,碰了碰松冈凛的唇角,然后迅速地移动到了嘴唇上面。先前只是混合在空气里半弥散半交织的两种信息素,立刻就抱成了一团,像缠在一起的麻绳,难解难分。




「唔……啊……宗介……」




「嗯……凛……」




舌吻的时候,两个人默契地同时睁开了眼睛。这个位置对居于下方的松冈凛来说,是极其微妙的,他的视线只要稍微扬得高了点,就会对上山崎宗介的眼神,那是不会让他犯恐惧症,却又胆怯着不敢接近的深潭。往下一点,看到的就是他的舌瑴头与山崎宗介的舌瑴头搅在一起,银丝勾连在缕缕脉络之间的场景。再往下,就是从敞开的浴衣领口处露瑴出的胸膛,那胸肌比起他这个职业运瑴动员,竟然一点也不逊色。




「凛,你掩饰的功夫未免也太烂了点。」




「什么……」




松冈凛被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包裹得紧紧的,连随着自己的意愿活动活动筋骨的余地都没有,更不用说随着山崎宗介起身的动作坐起来。他就这样浑身乏力地躺在榻榻米上,看着山崎宗介把他系在腰间的带子扯松,然后从下摆开始掀起浴衣,一直掀到腰瑴腹处,以下部分的胯部和双瑴腿毫不保留地暴瑴露在外。在臀瑴部与大瑴腿相连的地方,黏乎乎的液瑴体积满了两圈沟壑,有好些已经沿着腿部的肌肉曲线淌了下去。山崎宗介的双瑴腿就在他的身侧跪着,膝盖也就不可避免地沾上了少许液瑴体。




「至少得先处理下这些吧。」




「……嗯。」




对于山崎宗介的提议,松冈凛除了点头,再也给不出别的反应,他现在只恨不得在地上挖条缝钻进去。




他再把头转回去,是在身下传来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感受之时。




「宗介!快、快停下!你在干什么啊!」




而山崎宗介显然是没办法好好回答的。他把头部埋在松冈凛的双瑴腿瑴间,用舌瑴头去瑴舔那些附着在大瑴腿瑴根瑴部的爱瑴液。他舔shì的不只是这个部位,还有下面一点的穴瑴口。作为这些流瑴出来的液瑴体的源头,它同样被粗糙的舌苔摩擦着,偶尔还会被舌瑴尖刺入,整张嘴都贴在了穴瑴口前,卖力地吸瑴吮。




「只是刚才有一瞬间,情绪突然很低落,现在又振奋起来了而已。」




不知道第多少次被声音已经变调得不成样的松冈凛问到「你在干什么」,这次,山崎宗介总算是给出了正面回应。




「想起曾经有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alpha,在我到达不了的时空两次占有过凛,我就有点不开心呢。所以,在这个那家伙永远也别想闯进来的时空里,我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




To be continued.



你牙齿里有棵青菜:

听过很多版本的《Fields of Gold》(金色麦田)~偏偏最爱这个这个~

Eva Cassidy是一位才情洋溢的歌手~她出生于1963年2月2日~在她的生活里充满著艺术与音乐~而民歌与爵士是他们家族最热爱的音乐类型~在Eva Cassidy的音乐当中~元素从民谣、乡村、爵士、到流行与摇滚都有~1996年11月2日,她因皮肤癌而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33岁~她美丽纯净如白开水一般的歌声~却令人一听难忘~


Fields of Gold             Eva Cassidy   

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So she took her love
For to gaze awhile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In his arms she fell as her hair came down
Among the fields of gold
Will you stay with me will you be my love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I never made promises lightly
There have been some that I've broken
But I swear in the days still left
We'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We'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I never made promises lightly
And there have been some that I've broken
But I swear in the days still left
We wi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We'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Ooo-ooo-oo
Many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those summer day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See the children run as the sun goes down
As you lie in fields of gold
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当西风轻轻拂过麦田 
你定会──记起我 
在太阳充满妒嫉的天空下 
你将会,忘掉他的光芒 
这时候:我们漫步穿梭在金色的麦田里 
不知怎的 她竟然将她的爱情,全部,都拿走了 
却只是,为了凝视 
这满是大麦的田野一会儿 
在金色的麦田里 
在他的──坚强有力的臂膀里 
她和她的乌黑长发,一同飞坠 
你可会留下来,陪着我 
可会做我的永远的爱侣 
就在这金色麦田里 
我们把太阳的光芒,忘却 
就在他的满是妒意的眼光里 
这时候我们:一同静躺在,金色的麦田里 
看西风柔柔,吹过 
就在,你亲吻,她芳香的嘴唇时 
她的柔软身躯冉冉,升起 
你可以感觉到──这一切 
就在这金色,金色的麦田里…… 
我从未轻率做过,任何承诺 
有一些东西,我已将它们,完全打碎 
但是,我发誓 
在余下的,──荏苒时光里 
我们,将,漫步穿梭于,金色的麦浪里 
许多年,已过去── 
那些,夏天里的,美妙时光一去不返 
在这满是大麦的田野里 
如今看着,孩子们,在欢快奔跑 
看太阳西沉 
依然在──这金色的麦田里 
你,定会,想起我的 
这时候,西风,刚好吹起 
整片,整片,金色的,──麦浪 
你可以对着太阳,充满嫉妒的眼光,倾诉 
不妨告诉他 
那些夏天里的,我们是怎样 
漫步,穿梭在这金色的麦田里


抖S君:

‘’看嘛看?‘’

“没见过我大密林美如画的总裁么”